时尚

全聚德烤鸭+酒,越喝越有?|东来顺|餐饮|白酒|酱香_订阅

时间:2010-12-5 17:23:32  作者:娱乐   来源:娱乐  查看: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斑马消费 范建沾酒即涨的成例,在全聚德身上也得到了应验。一则看似不经意的卖贴牌酱酒的消息,已让全聚德连续三个交易日涨停,炒作的氛围浓厚。酒只能让全聚德锦上添花,要想挽救公司颓废的业绩,还是得靠烤鸭。染

斑马消费 范建

沾酒即涨的全聚成例,在全聚德身上也得到了应验。德烤东顺订阅

一则看似不经意的鸭酒越喝卖贴牌酱酒的消息,已让全聚德连续三个交易日涨停,餐饮炒作的白酒氛围浓厚。

酒只能让全聚德锦上添花,酱香要想挽救公司颓废的全聚业绩,还是德烤东顺订阅得靠烤鸭。



染酱三连板

在餐饮行业普遍低迷的鸭酒越喝当下,做烤鸭的餐饮全聚德,最近几天却破天荒地走出了一波独立行情。白酒

是酱香什么在刺激公司股价?

随着全国大范围对疫情管控的放开,这几年深受戕害的全聚餐饮业终于看到了一丝曙光。

19日,德烤东顺订阅全聚德大本营所在的鸭酒越喝北京,召开疫情防控发布会,正式宣布各类经营场所恢复经营,餐饮业恢复堂食,同时放开各类宾馆酒店的会议、培训、酒宴等。

此前的疫情反复,对全聚德的业绩造成了较大影响。公司只能通过门店外摆、外带、社区团购等线上线下外卖及定制产品和“年夜饭”礼盒销售等,来尽可能地获得收入。

还有一个月,就是中国传统春节,对于全聚德等大型酒店来说,疫情管控放开,抢抓年夜饭收入,可以对来年的开局,打下一个较好的基础。

当然,以上行业性的利好,尚不足以支撑全聚德股价行情,在A股餐饮板块一枝独秀。

另外一个重要原因是,白酒的加入,让全聚德的烤鸭,有了一丝“酱香”。

12月15日和16日,深交所互动易平台上,突然出现了两条投资者对全聚德的提问,问题均是关于公司涉足白酒行业的情况。

19日上午,全聚德官方对这两个问题进行了回复,明确了公司的确已推出“全聚德二锅头”以及“全聚德.1864”、“全聚德.传奇”两款酱香型白酒,已在公司天猫旗舰店和旗下各门店上架销售。

16日,全聚德股价低开高走,收盘封死涨停。19日,全聚德再度高开,全天小幅振荡,仍以涨停收盘。

因连续两个交易日收盘价格涨幅偏离值累计达到20%,19日晚间,公司披露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。经核查,公司除了做好复工复产准备工作,以及回复投资者关于卖白酒的提问之外,并无其他影响经营和股价的重大事项。

即便如此,20日,全聚德股价依旧高开,并放量交易。几分钟后,再度拉出涨停板。截至收盘,仍有超过14万手封死在涨停板上,全天成交额近5亿元。

贴牌酱酒

全聚德并不生产酒,只是通过委托加工的方式,推出自有品牌白酒,并通过旗下的渠道销售,借此拓宽公司的产品线。

最受关注的是两款酱酒。这两款酒的代工厂,是位于遵义市习水县土城镇的贵州宋窖酒业有限公司。该公司成立于2010年,注册资本1000万元,由谭智勇和谭皓兰两名自然人分别持股90%和10%。

宋窖酒业规模不太大,占地39亩,旗下有鰼国故里、宋窖典藏、宋窖珍品、袍哥酒等多款自有品牌白酒。不过,在主流电商平台上,并没有宋窖的相关产品销售。

宋窖酒业为全聚德定制的两款产品,均为500ml装53度酱香产品。全聚德天猫旗舰电商,“全聚德.1864”售价828元,“全聚德.传奇”售价568元,销量分别为31瓶和10瓶(截至12月20日),销售情况并不理想。

在中国酱酒发源地的赤水河畔,数以千计的酒厂云集。除了茅台、郎酒、习酒等少数几个大型企业之外,其余均为中小型酒厂。这些中小酱酒厂,有一定的酿酒技术和产能,但没有强大的品牌运营能力。最近几年,“淘金客”疯狂涌入赤水河谷,与当地酒厂合作,大量推出定制白酒,导致市场上的酱酒品牌泛滥,品质良莠不齐,影响了酱酒的整体口碑。为此,贵州仁怀市于2021年,专门出台相关要求,对贴牌乱象进行整治。

相比于其他香型的白酒,酱酒工艺更加复杂,且从生产到上市销售,需要较长的周期。因此,酱酒价格普遍较贵,定位于中高端,这也为其赋予了一定的社交属性。如若企业没有长期在酒业深耕的基础,单靠贴牌,很难做大一个酱酒品牌。这一点,放在全聚德身上同样适用。

虽然,餐饮与酒具有天然的接近性,但是,消费者在吃全聚德烤鸭的同时,就一定会喝数百元一瓶的全聚德酒吗?

亏损不止

再回到全聚德本身,它急需在餐饮主业之外,延伸出其他业务,辅助提振业绩。

顶着“百年烤鸭”的金字招牌,全聚德的不温不火已持续了好多年。

2017年之前,公司的业绩虽无大的增长,但总体还算表现平稳。之后,就画出了一条陡峭的下划线。2018年和2019年,公司收入规模不断下降,归母净利润更是惨烈下滑,盈亏只在一线之间。

曾几何时,北京人宴请宾朋,外地人北京旅游,去全聚德吃一顿烤鸭,往往被列为第一选择。在全国餐饮百强的榜单上,全聚德也曾高居中式正餐之首。

但在激流涌动的餐饮竞争中,全聚德犹如一只被温水烹煮的青蛙,在不经意之间败下阵来。那只一直摆着老字号姿态的烤鸭,逐年被消费者特别是年轻人所抛弃。

2019年底,执掌东来顺长达十年的周延龙,接替张力担纲全聚德总经理。上任伊始,他就对全聚德动起了手术,首先割掉了服务费这个负面缠身的毒瘤,同时,宣布菜价整体下调10%-15%。两项改革,为全聚德挽回了一点口碑。

正当周延龙准备大干一场之时,疫情袭来,餐饮行业哀鸿一片,全聚德也未能幸免。

2020年,公司营收腰斩,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686.77%,巨亏2.62亿元。这也是公司2007年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。

次年,公司经营情况略有好转,收入恢复增长,亏损收窄,但亏损额仍有1.57亿元。

覆巢之下无完卵。今年以来,全聚德经营情况再度恶化,前三季度已亏损1.75亿元,超过了去年全年。


copyright © 2023 powered by 共挽鹿车网   sitemap